<del id="l1zf5"><menuitem id="l1zf5"></menuitem></del>

<pre id="l1zf5"></pre><span id="l1zf5"></span>

    <ol id="l1zf5"><meter id="l1zf5"></meter></ol>
    <ol id="l1zf5"><mark id="l1zf5"></mark></ol><ol id="l1zf5"><ruby id="l1zf5"></ruby></ol><address id="l1zf5"><rp id="l1zf5"></rp></address>

    <del id="l1zf5"><big id="l1zf5"></big></del>
    <dl id="l1zf5"><output id="l1zf5"><font id="l1zf5"></font></output></dl>
    <pre id="l1zf5"><output id="l1zf5"><sub id="l1zf5"></sub></output></pre><del id="l1zf5"></del>
    <del id="l1zf5"></del>
    <span id="l1zf5"><output id="l1zf5"><cite id="l1zf5"></cite></output></span>
    <del id="l1zf5"></del>

      <span id="l1zf5"><track id="l1zf5"></track></span><listing id="l1zf5"><strike id="l1zf5"><delect id="l1zf5"></delect></strike></listing>

      我們優選原創便民信息,如分享自它處請盡量使標題和內容變得差異化,這樣更有利于讓搜索引擎找到您的信息!

      【景點】天姥山“究竟在何處”,你知道嗎?

      2020-08-15 14:35:57 投稿人 : 花小編 圍觀 : 114 次 0 評論

      天姥山是道教洞天福地,出名甚早,更因唐代“詩仙”李白的萬古絕唱《夢游天姥吟留別》而享譽寰宇。然而,大名鼎鼎的天姥山“究竟在何處”、“因何而得名”這兩個互為表里的難題,一直困惑著人們。就像李白這首詩的意旨一樣隱晦難解,千載之下眾說紛紜,殆若聚訟,而始終不得要領。

      現在,隨著“天姥巖”在天臺萬馬渡畔被發現,一道亮麗的光芒穿透了歷史的重重霧障,一切都昭然若揭,迎刃而解。

      根據現存的典籍,“天姥山”之名始見于南朝梁代著名的文學家任昉(460-508)的地理博物體志怪小說《述異記》:“天姥山南峰,昔魯班刻木為鶴,一飛七百里。后放于此山西峰上,漢武帝使人往取之,遂飛上南峰,往往天將雨,則翼翅搖動,若將奮飛?!边@則神話沒有涉及得名的原因,但可以看出山名早已流傳,山體頗為高大。

      南朝宋景平二年(424),旅行家謝靈運伐木開徑,開通了自始寧(今嵊州市三界鎮)南山經天臺至臨海的浙東旅游線,留下了《登臨海嶠初發彊中作與從弟惠連可見羊何共和之》的詩篇:“攢念攻別心,旦發清溪陰。瞑投剡中宿,明登天姥岑?!笨磥硭_實曾經穿著特別的木屐,登上當時已很出名的天姥山。

      然而作為信史的《宋書·州郡志》卻使人如墮五里霧中:“天姥山與括蒼山相連,石壁上有刊字科斗形,高不可識。春月,樵者聞蕭鼓笳吹之聲。元嘉(424-456)中,遣名畫(師)狀于團扇即此。巖間有楓樹高十丈?!?/p>

      天姥山屬于天臺山脈,與括蒼山并不相連。但括蒼山系的韋羌山,亦名天姥(《名勝記》),在仙居縣西南45里。作者未及細察異地同名的現象,將二者混為一談。這樣一來,不僅天姥山被向西南移動了三百多里,而且韋羌山“石壁上有刊字科斗形,高不可識”和“春月,樵者聞鼓吹簫笳之聲聒耳”等內容也被統統記到天姥山的名下。如此移花接木豈能不誤?

      《后吳錄·地理志》的記載與眾不同:“剡縣有天姥岑,傳云登者聞天姥歌謠之響?!倍ǖ刂酚谪呖h,這一點似乎與謝靈運相同。而天姥之歌實際上向人們提供了一條索解的線索:既為女聲,何以知其為老婦之聲,莫非有人曾見其“形”?循此繼進,有可能找到正確的答案。何況《舊志》有“山狀如在髽女,因名”的記載??上]有引起人們應有的注意。

      正因為如此,盛唐時久居天臺桐柏山修煉的高道司馬承禎(647-735)以南北朝《敷齋威儀經》為基礎,輯集《洞天福地天地宮府圖》,在將天姥山列為第十六福地時,稱其“在越州剡縣南,真人魏顯仁所治”。然而他并未見到“天姥巖”。

      到了晚唐,久居天臺山的高道徐靈府對索解天姥山的得名作過相當的努力,并取得突破性的進展。在他撰寫于寶歷年(825)的《天臺山記》中有這樣一段話:

      自天臺山西北有一峰,孤秀迥拔,與天臺相對,曰天姥峰,下臨剡縣路,仰望宛在天表。舊屬臨???,今隸會稽。又有大唾、小唾二峰,去天姥唾為谷。天姥峰有石橋,以(與)天臺相連。石壁上有刊字科斗之文,高邈不可尋覓,春月樵者聞笳簫鼓吹之聲。宋元嘉,中臺遣畫工匠寫山狀于團扇,以標靈異。即夏禹時劉阮二人采藥遇仙之所也。

      從所敘述的天姥峰正當剡、天交界處與仰望宛在天表的特征來看,作者確實是找到了天姥巖。其缺點是語焉欠詳。而所謂“舊屬、今隸”云云,又給人模糊之感。對混淆視聽的“文”“聲”之類仍然照抄不誤。在這些真偽交錯的敘述之后,勝跡現而復隱,索解繼續沿著曲折的道路進行下去。

      從北宋到明代中葉六百多年間,索解天姥的視線基本上都在剡縣南面大地上掃描,最后停在一個地方,這就是蓮華峰。

      北宋《太平寰宇記·江南東道八·越州》載:天姥山“在剡縣南八十里?!睹街尽吩?,山上有楓千余丈,蕭蕭然……”但有了南宋《嘉泰會稽志》卷九又改作縣東五十里。明萬歷《新昌縣志》卷九則稱:“在十八九都,縣東五十里,高三千五百丈,圍六十里,其脈自括蒼山,盤亙數百里至關嶺入縣界,層峰疊嶂,千態萬狀,最高者名撥云尖,次為大尖、細尖,其高為蓮花峰,此為芭蕉山。道家稱為第十六福地。石壁上有題字,高不可識,又有楓樹高百余丈?!?/p>

      這里的“東”當讀作“南”,因為“十八九都”,均在剡縣南部,與天臺交界的那一塊地方。天姥山第一次被寫上了高度、范圍,除了重復古人關于發脈的話外,這些山峰均系實際所有。

      在這些山峰中,蓮華峰被選中為天姥山的代表。因為五代后周廣順元年(951),禪宗法眼宗二祖、天臺德韶國師在山麓建造了一所寺院,號天姥院,后來好事者就在那里豎立了一塊“太白夢游處”的石碑。從此,蓮華峰就視作了天姥山,招徠了一批又一批的信士、游眾。然而他們差不多都乘興而來,掃興而去。原因是這里低陋的景觀與李白詩篇中描寫的壯觀簡直是天差地別。很多有識之士在大喊上當受騙的同時提出質疑,也有埋怨李白的。其中不乏著名的文人、學者。

      會稽大作家王季重在《游喚·天姥》中寫道:“至則野佛無家,荒煙迷草,斷碣難捫。農僧見人輒縮,不識李太白為何物,安可在癡人前說夢乎?”不禁提出疑問:

      不知供奉(按,指李白)何以神往?天臺如天姥者,僅當兒孫內一魁父(按,指小山丘),焉能“勢拔五岳掩赤城耶?”山靈有力,夤緣入供奉之夢,一夢而吟,一吟而天姥與天臺遂爭伯仲席。嗟乎!山哉,山哉!

      辛辣地諷刺山靈“開后門”,為天臺山大聲喊冤。

      乾隆八年(1743),文豪方苞慕名游訪這座天姥山,同樣大失所望,譏為“小丘耳,無可觀者”,在題寺壁文中稱:李詩所說夢中所見,不足為信。乾隆五十二年(1787),當涂黃鉞來此觀景,又一次發出李白“真夢語耳,天姥在諸嶺中為卑卑者”(《小方壺齋人輿地叢鈔》第五佚《泛槳錄》)。到了同治十二年(1877)春,著名學者俞曲園道經天姥寺,干脆提出來“當刪天姥二字,只題李白夢游處”(《春在堂隨筆》卷六)足見稱其地為“天姥”簡直是一種褻瀆。

      那么,出路在何方呢? 

      鑒于蓮華峰為文人學士所唾棄,又無翔實史料令人信服,在編纂新《新昌縣志》過程中,新昌縣在辦公室及政協文史組同仁在查閱文獻的基礎上,多次深入山區調查踏勘。當地學者陳百剛在撰寫的《天姥山》一文(收入《六朝剡東文化》一書)中介紹說,調查搞清了天姥山區的范圍和特點,形成了共識,并為縣志所采納:“天姥山在縣東南儒岙鎮,報國鄉境內,綿延10公里,圍30公里,由群山組成,地處新昌、天臺交界的崗隴高地上,北端會墅嶺,南端關嶺?!?/p>

      這關嶺已入天臺縣境

      應該肯定,新志的這一提法突破了在剡南尋覓的眼光,擴大了尋索的視野,也符合山脈分布的實際情況,有利了解天姥得名之謎。

      然而,在推測天姥得名之由時,陳百剛先生卻提出了另一新說:

      “天姥”命名之由應是“天臺之姥”的意思。舊志所載“狀如髽女,因名”和“聞天姥歌謠之響”因名,恐不確?!袄选闭?,女師也,婦人五十無子,出不復嫁,以婦道教人。天臺山與天姥山有如兒孫相倚之老嫗。李白詩“天臺四萬八千丈,對此欲倒東南傾”,既是夸張性描寫,又包含著兩座名山親密關系的傳說。

      天臺山主峰華頂的實際高度為海拔1080米,天姥諸峰都差了一截,長期被視作天姥山的蓮華峰更是一個小山包。作為浪漫主義詩人李白在夢游中為突出天姥而暫時貶低一下華頂,情況特殊,當另作別論。退一步說,即使真的是“幾乎浙東所有高山都向天姥折腰”,也不能成為“天姥命名之由”。諸峰向一高峰傾倒、拱衛的情況在全國恐怕為數不少,但并不見有那么多的“天姥山”名稱,而仙居的韋羌山的周圍并沒有眾峰傾倒的情況,卻同時得了一個天姥山的稱呼,并且還有另一個別名叫“王姥山”??梢姟疤炫_之姥”說根本不能成立。當然陳百剛先生身為新昌籍學者,在這一別解中滲入了一種愛鄉情愫,自然應予以理解。但確實不應疏忽了因形得名這一地理實體命名最常用的方法。 

      民國《新昌縣志》卷二記載:

      (天姥山)盤亙二十里,層巒疊嶂,蒼然天表……為一邑主山……山狀如髽女,因名。(轉引自陳百剛文)髽音zhā,意為腦后發髻,這是古代老婦人(姥)曲型的發式?!暗钦呗勌炖迅柚{之響”的傳聞,即由此派生而來。

      正是這為陳百剛先生和《新昌縣志》所不取的舊聲所載“山狀如髽女”一語,成為開啟“天姥山”命名之由的一把金鑰匙。

      很多名山勝跡,以巖石像形著稱。如長江三峽神女峰,廬山五老峰、姊妹峰,武夷山玉女峰,廣東貞女峽,不勝枚舉。即就浙東而言,雁蕩山的夫妻峰,天臺山的桃源仙女石,溫嶺石夫人都很有名。以形命名是普遍現象。

      對天姥山的命名之由,人們多方索解,并沒有因為未能得到滿意的答案而放棄努力。他們堅信古人決不會無緣無故地命名一座山峰,持續的努力,天姥女神一定會現身人間。

      這一天,終于來到了!

      前年夏天,天臺縣旅游局一行數十人去萬馬渡考察,無意中發現在毛里灣村外山道旁有一立石如人,當即將照片攝下。早先來不及細察,事后也沒有與天姥山聯系起來,未得到應有的重視??梢哉f只與天姥打了個照面,失之交臂。

      今年,天臺山旅游風景管委會干部與幾位學者專程前往考察,終于證實了這正是踏破鐵鞋無覓處的“天姥”女神:

      天姥山

      “天姥”身高十余米,背依崖壁而立,面向峽谷,方正微圓的臉龐,顯得十分豐滿,側面看去,眼鼻唇耳的輪廊一一可辨。特別是腦后的髻和玉簪更是歷歷分明。天姥寬衣博大體態豐盈,兩臂在腹側提起,相向而抱。裙裾下露出圓頭鞋??芍^雍容華貴,風度非凡。天姥身后左崖上“神鷹”斂翅轉身俯瞰,似乎在盡其拱衛的天職。左面翠叢中,巖板拔地而立,上窄下寬,俗稱朝板(笏)巖。似乎特地為天姥向玉帝奏事而設。

      此為“天姥”巖無疑,“天姥山”即因此而得名,千古奇謎,終于解于一旦。李白《夢游天姥吟留別》的意旨,也由此而迎刃而解。

      對此詩的意旨,向來眾說紛紜:稱其追求光明者有之,稱其向往仙境者有之,稱其宣揚及時好樂者亦有之,而關鍵在于如何理解夢中仙境。清人陳沆在《詩比興箋》中說:“太白被放以后,回首(長安)蓬萊宮殿,有若夢游,故托天姥以寄意?!币簿褪欠綎|樹所說的:“世間挾句入作意。因夢游推開,見世事皆成虛幻也,不如此則作詩之旨無歸宿?”(《昭昧詹言》卷12)

      天寶元年,李白供奉翰林,楊貴妃磨墨理紙,高力士脫靴,“天子呼來不上船,自稱臣是酒中仙”??芍^盛極一時榮寵。終因恃才傲物,迭遭讒謗,二年后玄宗以其“非廊廟器”,準其所請,賜金還山,其政治理想終告破滅。在極端痛苦和憤慨之中,他決意遁入方外,從高天師受道菉于濟南郡紫極宮,由人間金闕走向天上金闕?!坝蜗伞敝e使他在人間失落了的美景與樂事得到某種精神補償。然而無論是在朝堂之上的“世間行樂”也好,還是在夢游仙境時的片時欣慰也好,都是“煙濤微茫信難求”,到頭來都像東流水一樣消逝,歸于幻滅和虛無?!笆篱g行樂亦如此,古來萬事東流水”,二句詩不是消極的悲嘆,而是覺醒后的大徹大悟。從此李白要“且放白鹿青崖間,須行即騎訪名山”,過著“瀟灑送日月”的隱居生活。(參見《中國李白研究》1991年集嘯流文)。

      十分清楚,酷似仙境般的天姥山和萬馬渡峽谷既是李白借以寄意的憑藉,也是他放情山林的好去處。這里翠峰高聳,奇巖瑰奇,麗日映空,朝暮云霧繚繞,巖臺時隱時現,一番“云青青兮欲雨,水澹澹兮生煙”的氛圍。而那堆疊谷底的成千上萬長達數里的巨石,又使人想起它是“列缺霹靂,岳巒崩摧”所致。為了突出這處奇境,發抒“安能摧眉折腰事權貴,使我不得開心顏”的最強音,甚至拿自己曾極度夸贊過的天臺山作鋪墊,反襯其擬作歸宿的勝地——天姥山的高大、美好,從而使詩歌產生了超越常規、震懾心靈的力量。

      天姥山的命名甚早。如果按照任昉的《述異記》所說,則早在秦漢之前。正因為年久代湮,所以盡管后來一直在使用這個山名,但已經脫離當初因形似而得名的那塊大姥巖。該巖僻處萬山叢中,樵牧罕至。其后人煙略興,但因未加注意,依然熟視無睹,以致千百年中一直鮮為人知。這里用得上“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一語。當然也有知為老婦形象,卻未進一步同天姥之名聯系起來。謝靈運、李白到過這里,將兩者聯系起來了,終因詩歌篇幅有限和語言的跳躍性,或以浪漫主義的夢幻手法來表達,不像游記地志可以細加描述,人們仍然難以從中理解得名之緣由。 

      同是一座天姥山,古籍或稱其在剡地東南,或稱其在臺山西北。這除了該山橫臥剡臺邊境的原因外,還與剡臺的歸屬轄境的變遷有關。五代前的剡縣,包括含嵊州市和新昌縣的一部分。由于與天臺縣同屬天臺山脈,二者往往連稱。有時以天臺山包括剡地,有“割臺分剡建(新昌)縣”之說(見《新昌縣志》),有時天臺山又似乎為剡所屬,甚至經直稱為剡山(《南齊書》顧歡本傳)。這些都給天姥得名的考釋和歸屬的確定增加了難度。

      溫馨提示:信息均為用戶發布,涉及金錢謹慎交易,我們不對其真實性負責!
      發表評論

      相關文章

      勢不可擋,靜觀其變!登錄注冊
      登錄
      用戶名
      密碼
      注冊
      用戶名
      密碼
      確認密碼
      找回密碼
      用戶名
      郵箱
      ※ 重置鏈接將發送到郵箱
      乐赢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