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l id="l1zf5"><menuitem id="l1zf5"></menuitem></del>

<pre id="l1zf5"></pre><span id="l1zf5"></span>

    <ol id="l1zf5"><meter id="l1zf5"></meter></ol>
    <ol id="l1zf5"><mark id="l1zf5"></mark></ol><ol id="l1zf5"><ruby id="l1zf5"></ruby></ol><address id="l1zf5"><rp id="l1zf5"></rp></address>

    <del id="l1zf5"><big id="l1zf5"></big></del>
    <dl id="l1zf5"><output id="l1zf5"><font id="l1zf5"></font></output></dl>
    <pre id="l1zf5"><output id="l1zf5"><sub id="l1zf5"></sub></output></pre><del id="l1zf5"></del>
    <del id="l1zf5"></del>
    <span id="l1zf5"><output id="l1zf5"><cite id="l1zf5"></cite></output></span>
    <del id="l1zf5"></del>

      <span id="l1zf5"><track id="l1zf5"></track></span><listing id="l1zf5"><strike id="l1zf5"><delect id="l1zf5"></delect></strike></listing>

      我們優選原創便民信息,如分享自它處請盡量使標題和內容變得差異化,這樣更有利于讓搜索引擎找到您的信息!

      有些真相總需要時間來回答---房洪彪強奸平反案

      2020-07-25 09:50:05 投稿人 : 花小編 圍觀 : 193 次 0 評論

      相信很多律界同行朋友圈最近都被山東淄博房洪彪強奸罪平反一案所刷屏,毫無疑問,這又是冤假錯案。作為一名律師,筆者和其他同行一樣,每次在新聞上看到報道出的冤假錯案,內心都說不出滋味,不知道是該難過還是該高興。難過是因為不想看到這樣的報道,不希望有人被冤枉、被判刑而導致無妄之災,高興可能是因為,被冤枉的人在蒙受無邊的黑暗后,終于迎來了本該一直都有的光明和清白。

      下面讓我們先回顧一下具體的案情吧。

      房洪彪,男,漢族,1974年12月18日出生,山東省沂源縣人。2009年房洪彪前妻帶領其女兒到派出所報案稱,房洪彪曾多次強奸其未滿14周歲的女兒。

      2009年12月11日上午八點左右,賠償請求人被傳喚至沂源縣大張莊鎮派出所,隨即被關進派出所拘押室,當晚轉移至沂源縣刑警隊,隨后房洪彪被刑事拘留。

      2010年1月10日被批準逮捕。沂源縣公安局在偵查終結后移送至沂源縣人民檢察院審查起訴,沂源縣人民檢察院以房洪彪涉嫌強奸親生幼女為由向沂源縣人民法院提起公訴。

      2010年5月24日,沂源縣人民法院作出(2010)沂刑初字第52號刑事判決,認定房洪彪犯強奸罪,并判處有期徒刑6年。

      房洪彪不服沂源縣人民法院做出的一審判決,認為自己應當無罪,遂提起上訴。沂源縣人民檢察院認為房洪彪多次強奸自己未滿14周歲的親生女兒,犯罪情節嚴重,一審判決房洪彪有期徒刑6年較輕,并提起抗訴。

      檢察院抗訴及房洪彪上訴后,淄博市中級人民法院于2010年11月3日做出(2010)淄刑一終字第58號刑事判決,維持一審強奸罪的認定,并將判決房洪彪一審有期徒刑6年改判有期徒刑11年,刑期自2009年12月12日起至2020年12月11日止。

      房洪彪被判處有期徒刑11年后,隨后被送往山東省湖西監獄服刑。從裁判文書網上查詢可知,由于房洪彪本人在監獄服刑期間,認罪服法,服從管教,并認真學習政治、文化、技術知識,完成勞動任務,多次受到記功、表揚、嘉獎獎勵,其分別在20141月25日、2015年11月10日、2017年12月27日被山東省濟寧市中級人民法院分別減刑1年、一年、6個月。

      2018年6月11日房洪彪執行刑滿釋放,服刑期間經三次減刑,減刑2年6個月,在監獄中服刑8年半,實際被剝奪人身自由共計3106天。

      房洪彪被判刑服役后,其父親房立朋從未放棄申訴,曾多次提出申訴,后來經山東省淄博市人民檢察院申訴復查后,認為原審判決確有錯誤,提請山東省人民檢察院抗訴。山東省人民檢察院遂以魯檢控申刑申抗[2018]7號刑事抗訴書向山東高院提出抗訴。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于2019年1月7日作出(2019)魯刑抗1號再審決定書,指令青島市中院進行再審。

      2019年7月19日青島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2019)魯02刑再4號刑事判決,認為原一審、二審判決認定房洪彪犯強奸罪事實不清、證據不足,本案不能排除合理懷疑。判決撤銷山東省淄博市中級人民法院(2010)淄刑一終字第58號刑事判決和山東省沂源縣人民法院(2010)沂刑初字第52號刑事判決,改判被告人房洪彪無罪。而此時房洪彪已服刑期滿8年半釋放。

      本案與其他強奸罪的不同之處,不僅在于證據如何認定方面,更與眾不同的是,本案報案人員系房洪彪妻子,所謂的被害人系其親生女兒,妻子報案稱丈夫強奸自己不滿14周歲的親生女兒,這已不再是普通的強奸案件了,對于不了解真相的人聽起來多么違背倫理道德,這樣的犯罪嫌疑人是不是禽獸不如?當你覺得這樣的人多兇惡,就越能體會到房洪彪被冤枉的痛苦。

       同樣與其他無罪案件與眾不同的是,本案的翻案關鍵人物,并不是找到了真正的犯罪兇手,而是類似于真兇歸來的戲謔。這是因為,本案中所謂的被害人房洪彪的親生女兒,后來成年后寫信給為房洪彪不斷申訴的的父親房立朋,承認她當年在母親的威脅強迫下,誣陷父親強奸自己,承認房洪彪是被冤枉的。同樣房洪彪也曾表示,當年在供述時存在被毆打、強迫等刑訊逼供的情況,從而做出自己有罪的供述。

      2019年7月19日,房洪彪被改判無罪,并早已刑滿釋放,當年誣陷自己的女兒也坦白事實真相,當年誣陷房洪彪的前妻在2019年3月上吊自殺。

      房洪彪被改判無罪后,于2019年11月6日向山東省淄博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國家賠償,在賠償申請書中要求淄博市中級人民法院賠償其侵犯人身自由賠償金2943928.92元、賠償精神損害撫慰金140萬元、賠償后期醫療費20萬元(如構成殘疾,殘疾賠償金另行主張)、賠償財產損失36萬元、伸冤費用支出20萬元,共計5103928.92元的賠償金額。并要求淄博市中級人民法院在中央電視臺、山東電視臺、人民日報、中國法院網、新浪網等國家和省級媒體公開道歉,為其恢復名譽,消除影響。

      2020年2月27日,山東省淄博市中級人民法院做出國家賠償決定書(2019)魯03法賠1號,決定賠償房洪彪人身自由賠償金980677.76元(315.94元×3104天),精神損害撫慰金343237.22元(980677.76元×35%)并向房洪彪賠禮道歉,為其消除影響、恢復名譽,駁回房洪彪的其他國家賠償請求。

      最后作為普通的觀眾和一名律師,筆者在本文中,不再對具體的事實和證據進行深入的分析和闡述。想說的是,筆者也辦理過強奸罪的案件,但從未沒有遇到過這樣涉及家庭倫理和法律事實情節的案件。筆者感想的是不管當年是什么樣的原因,妻子利用未成年的女兒,誣陷自己的丈夫,我們不可得知這妻子有多狠自己的丈夫,即使最終房洪彪被判刑了11年,筆者認為在這場案件中,沒有一個贏家,該案對任何一方都沒有任何的好處。被冤枉的房洪彪不僅名譽遭受巨大損失,也失去了8年半的自由,父親為其多年申訴。當年在母親強迫下誣陷母親的女兒,其名譽和成長也會受到很大的影響,報案的房洪彪前妻也不在了。而辦理該案公檢法由于沒守住客觀公正的防線,最終造成了這一起冤案錯案,進而在我國依法治國史上又留下了讓后人警醒的一筆。

      好在,錯誤的事情被糾正了過來,房洪彪經歷黑暗等到了光明,愿他早日恢復正常生活。

      筆者真的希望這樣的事情以后再也不要發生,一個人有意無意的錯誤或誣陷,都可能會將錯誤擴大并造成嚴重后果。希望所有的人尊重客觀事實,杜絕無中生有,希望我們的辦案機關能夠吸取教訓,更客觀公正地辦理手中的每一個案件,不會再有任何一個人被冤枉。

      溫馨提示:信息均為用戶發布,涉及金錢謹慎交易,我們不對其真實性負責!
      發表評論

      相關文章

      勢不可擋,靜觀其變!登錄注冊
      登錄
      用戶名
      密碼
      注冊
      用戶名
      密碼
      確認密碼
      找回密碼
      用戶名
      郵箱
      ※ 重置鏈接將發送到郵箱
      乐赢彩票